编者按:以生物资产作为融资租赁交易项下的租赁物早已不是新闻,但广东粤信与辉山乳业的这笔交易却在近期引发了多方的关注,主要原因是交易金额大,创造了国内“活体”租赁的记录。金融时报所分析的四点风险值得融资租赁企业重视,但客观的说,生物资产创造现金流的能力较强,且在其生长的特定时期内具有增值属性,该等特征决定了生物资产具有其特有优势。如果风险管控到位,交易完美收官,该笔交易将成为我国生物资产交易的典型案例。


  据报道,在中国一种新的交易正在兴起:奶牛回租。拥有全国最多牧场的辉山乳业将把大约四分之一的牧群—— 约5万头奶牛以10亿元人民币(1.52亿美元)的价格出售给广东粤信融资租赁有限公司,然后再租回来。

  鉴于中国有大约1.3万亿美元风险贷款,银行业在发放贷款时变得越来越谨慎,一些公司只得寻找新的途径来获得贷款。金融租赁业务越来越红火,对于设备采购就更是如此。

  “用奶牛作抵押并不是很常见,”RHB OSK Securities Hong Kong Ltd.分析师Robin Yuen表示。“奶牛的价值会随着奶价等因素而波动,所以对贷款方而言是一项风险资产。它很难强制卖出数量众多的奶牛流动性很差。”在中国,随着债务不断上升,大宗商品价格下滑,加上中国企业高管偏爱利用股票作为抵押获得私人贷款,辉山乳业的情况正变得越来越常见。

  根据相关资料显示,国内首个“活体租赁”项目由宜信公司签订,2015年8月,宜信旗下的宜信租赁与河北滦县军英畜牧有限责任公司达成合作,为200头泌乳牛办理了售后回租业务,并签订了“活体租赁”协议,创下了融资租赁行业的先河。

  总的来说,“活体租赁”目前存在以下几个风险点:

  首先是市场性风险。受鲜奶收购价格波动,且鲜奶收购未采取政府保护措施,加之进口牛奶对国内市场的影响,因此存在一定的市场性风险,一定程度上影响着奶牛养殖企业的利润;

  其次,经营性风险。例如由于收购企业倒闭或养殖企业出现重大产品质量问题形成的销路断链,就将导致经营风险;

  第三,重大疫情风险。如口蹄疫等疾病,尽管养殖企业绝大部分投保了重大疫情险,但仍面临先行承担损失的风险,同时保险对于重大疫情的补偿覆盖度也不具有全面性;

  此外,由于部分养殖户的经营场地均租住当地国有林场土地,尽管期限较长,但面临固有林场改制提前收回土地的不确定性风险。

【编辑:孟俐君  来源:金融时报】

2016年05月30日

北京地区融资租赁企业接入央行征信系统
杨钢:融资租赁业已经开启了“新十年,新发展”的大幕

上一篇

下一篇

活体租赁”最新案例 辉山乳业签订10亿奶牛售后回租项目

添加时间: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