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来源:《行政法制》2006年第2期

许章润,男,1962年10月出生于安徽庐江县。现为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主要研究领域为法理学、西方法哲学、宪政理论和儒家人文主义与法学等,系新时期古典自由主义的代表人物之一。代表作品有散文集《坐待天明》。许章润座右铭是:半日静坐,半日读书;宽其程限,紧着工夫。


各人有各人的活法。有人凝敛庄敬,自强不息。有人散淡飘逸,智藏于拙,安享自己的一份慵懒。一些人面对谵妄人世,寸心痛彻,转以佯狂。破帽遮颜,行行复行行,索性把真像与假象颠覆,"洒家不跟你们玩了"。还有一些人整天价儿凄凄惶惶,盘桓脑际的不是存在意义,便是生死之苦,终至郁郁不得解。而上拍下压、左欺右诳、谄媚佞妄之徒,亦且人世一景。他们人数不多,但常常能见到,不小心便会碰到,也就见怪不怪了。道不同,所谓靠山吃山,临水吃水;而谋相同,都按照自己的活法在活着,也似乎都很滋润呢!

其实,他们各人有各人的苦恼,一如各人有各人的欢欣。苦恼和欢欣构成了生活本身,也就是他们各自的活法,一种既定的生活方式。不是我"活"故我在,而是我按照"这一种"活法活着故我在。这些活法凑在一起,林林总总,同而不同,于是演成生活方式,蔚为人间秩序,呈现为浩浩漫漫的人世生活。其经纬,其规度,其亲疏远近,即所谓世道也。

对此,各人有各人的想法,各人有各人的说法。为什么选择这样活着而不是那样活着?对于如此这般的亲疏远近我们不能遏止地具有一己的喜恶,而作出奉违的决定,其所由何来哉?那规度就真的如自己所宣示的那般合情合理,无懈可击,而无需修整了吗?年年月月,每天我们都能看到这人世间有许多不公不正,不义不端,这些经纬、规度和亲疏远近,都干什么去了?它们为何无所作为,又能够有何作为,怎样作为呢?还有,为什么我们不可遏止地向往惬意人生,对崇高虽不能至,却永怀憧憬?凡此种种,是我们的此在和彼在,欢欣与苦恼,希望而失望,即所谓人心也。

朋友,这世道人心,总成人间,便就是法律之其然而又所以然的一切了。——法律不是别的,就是这世道人心的镜像,也是因着世道人心而存在的呀!否则,要法律作啥子。作为规则,法律描述和呈现的不外此世道人心,将人间世换形为可得检索的条文。作为规则背后的意义体系,法律要叙说和满足的还是这世道人心,将理性和情感牵连一体。而作为一种世俗的人世规范,经由指向公平正义的价值诉求,法律亦且成为信仰的载体,基于道德紧张、追求超验价值这一永恒不息的伦理之善由此获得了自己的形式之美。

那么,世道人心又是干什么的呢?朋友,是为了过日子,过好日子呀。它们既是生活本身,又是生活的映像。所有的日子如离离原上之草,岁岁枯荣;一切的时光正如一湾秋水,汩汩流逝。那原野和节气,那河床与波纹,就是世道,就是我们与你们,先祖和儿孙,栖息的居所。要想过日子,过好日子,就得体察世道,明白夏雷冬雪,春耕秋收,天道自然,"草原的天空不可阻挡";明白"活在这高贵的人间,人类和植物一样幸福,爱情和雨水一样幸福"。或者顺江而下,或者逆水行舟。而归根结蒂,所有的日子都在人心上,都在人心里。要过好日子,就得揆情度理,从心所安。安顿了人心,灵魂觉得慰贴,日子才能平顺而惬意呀!

有什么世道人心,就有什么样的法律。罗马公民不把奴隶当人,人即不是人,而是物,物权的对象。弱肉强食的达尔文主义污汁将人心染黑,对于金钱的追逐遮蔽了天光,黑奴买卖于是盛行了三数世纪。而"朕即国家"与"主权在民",分明是两种世道,却导源于两种人心。原来,不仅人心是世道的精神,人心跟着世道走,而且人心能够改变世道,世道是心的产物。而人心坚强却脆弱,恒韧而反复无常。可能对于美好生活不可遏止地向往,对于罪恶无以复加地憎恨,也可能贪残暴虐,浇薄、偏执而疯狂,所以需要时时警怵,所以需要法律。

这样说来,为了获得理想的人世生活,体察世道,揆情度理,于是成为立法者的天职,也是法律本身的当然作业。法律不着边际,完全与现实生活隔膜,说明立法者未能体察世道,甚至有违世道,法律即为不法。立法和司法与一般人类的普遍情感大相刺谬,明显悖逆公平正义的基本要求,说得再好听,立意再高尚,终亦难获认同,法律自颁行之日起其实已成死法。君不见,基于伪法律理性的"同命不同价"这一荒谬判决,彰显的是一种类于种姓制度和种族主义的价值观念,完全违背"每个人都应获得平等关切和尊重"的时代呼求,一种发自人心深处的热切渴望。——法官可能读了许多法律教科书,还读了律条,却不懂人心,好像也不懂政策嘛!

立法和司法悖逆人心,如果问题出在卡多佐大法官所谓的法律理性之"断裂、扭曲或者蒙蔽",那么,尚可补救,不至摇撼根本。倘若是因为世道沉沦,人心邪恶,天昏地暗,所谓"世道艰难烟为马,人心不古酒作军","衙门口朝南开,有理无钱莫进来",那事情可就麻烦了。此时此刻,人世需要的恰恰是人心的光。

这一线光明不是别的,就是理性、怜悯和同情。对于世道人心常常反省,谓之理性;对于人生本身宿命性的乖谬,总怀怜悯;对于人世多艰,生命的悲情,永保同情。如此这般,光明所向,世道清明,法律可能真成为居家过日子的活法了。


【编辑:王松】

2006年04月01日

斯伟江: 悼念一个年青律师的辞世

上一篇

下一篇

世道人心是法律的魂魄_许章润

添加时间: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